欢迎访问亚博2021最新版登录中国历史网!

揭秘古代读书人妻妾被夺后的3种结局曝光

时间:2019-09-17 10:45作者:

  揭秘:古代读书人妻妾被夺后的3种结局曝光

  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因而常常成为被人欺辱的对象,有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住,被人抢夺了去古代有那么几位读书人心爱之人被夺后,由于际遇不同,结局也大不一样

  络配图

  第一种是双双死于非命,结局甚是悲惨唐孟棨《本事诗·情感第一》记载:唐代武后时,左司郎中乔知之有婢名窈娘,艺色为当时第一乔知之十分宠爱,但《唐律·户婚律》规定:“诸以妻为妾,以婢为妻者,徒二年”窈娘是婢女,地位低下,按唐代法律规定,乔知之是不能娶她为妻的

  ,最多只能当个小妾乔知之宁愿不结婚,事实上是以窈娘为妻了武后的侄子武延嗣听说乔知之有个美女,就动起了歪脑筋,强烈要求见一见可是一见到窈娘,武延嗣就将她霸占了不肯还给乔知之乔知之无可奈何,愤痛成疾,就在细娟上写了一首诗《绿珠怨》(也有叫《绿珠篇》的):“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昔日可怜君自许,此时歌舞得人情君家闺阁不曾难,好将歌舞借人看富贵雄豪非分理,骄奢势力横相干别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袂伤红粉百年离别在高楼,一旦红颜为君尽”然后买通看门人,送给窈娘窈娘读完诗,心中悲痛难忍,就投井自杀了武延嗣气急败坏,指使酷吏诬陷乔知之,抄了他的家,并把他投入大狱,仅四个月就将他折磨致死此事刘餗《《隋唐嘉话》卷下、张鷟《朝野佥载》卷2亦有记载,只不过《佥载》中窈娘为“碧玉”

  第二种是一方最终撒手人寰,活着的业已身心憔悴五代王定保《唐摭言》卷一五记载:唐代赵嘏,字承祐,曾在浙西住过他迷恋一个美姬,到手后,便想带她到外游历,但赵母不许,只得作罢七月十五日中元节,赵嘏携家游鹤林浙帅(浙西地方长官)窥见赵嘏美姬,于是强行夺去占为已有当时赵嘏仅一介寒儒,对此无可奈何,只得忍痛离去第二年,赵嘏考中进士,身份变了,地位提高了,有了资本,就立即写了一首七绝寄给浙帅诗云:“寂寞堂前日又曛,阳台去作不归云;当时闻说沙吒利,今日青娥属使君”浙帅见诗后心中不安,知道赵嘏是用蕃将沙吒利强夺韩翀美姬柳氏的故事来讽刺自己,于是便派人护送美姬,到长安送归赵嘏当时赵嘏刚从长安出关,途经横水驿时,看见一队人马颇为热闹,偶然问了一下路人,路人答道:“这队人马是浙西来的,说是浙帅命他们护送新科进士赵嘏的娘子入京”美姬从轿中也认出赵嘏赵嘏下马,揭开轿帘一看,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姬美姬抱住赵嘏痛哭不已,竟悲恸而亡赵嘏把她葬在横水之北此事,元辛文房《唐才子传》卷七记载更为详尽

  络配图

  明冯梦龙《情史类略·情仇类·韦庄》也有则记载:“韦庄字端己,以才名寓蜀王建割据,遂羁留之庄有宠人,姿质艳丽,兼擅词翰建闻之,以教内人为辞,强夺去庄追念悒怏,每寄之吟咏,荷叶杯、小重山、谒金门诸篇,皆为是姬作也其词情意凄惋,人相传诵,姬后闻之,不食而卒”唐末诗人韦庄,本是朝廷官员,后入蜀得识高祖王建,被王建倚为心腹,任左散骑常侍、判中书门下事尽管如此,无赖出身的王建对韦庄并不客气,他看中了韦庄的爱姬,找了个借口夺了去爱姬被夺后,韦庄思念不已,乃作《荷叶杯》一词以寄悲思:“绝代佳人难得,倾国花下见无期一双愁黛远山眉,不恐更思维用掩翠屏金风,残梦罗幕画堂空碧天无路信难通,惆怅旧房栊”这首词伤情凄惋,字字含泪,倾诉了生离死别之苦,人们竞相传播,盛行于当时韦庄爱姬读到这首词时,不禁呜咽失声,泪流满面,后竟绝食而死

  第三种是夫妻团圆,并且得以终老,这是最圆满的结局

  这样的故事最有名的有两个

  第一个是“章台柳”《本事诗? 情感一》载云:唐天宝年间,诗人韩翃(一作翊)羁滞长安,与李生相善李之爱姬柳氏,“艳绝一时,喜谈谑,善讴咏”,慕翃之才,甚属意焉李生遂慷慨将柳氏赠翃后韩翃被淄州节度使侯希逸辟为幕僚,因兵荒马乱,不敢带柳氏随军,便把她安置在都下,打算局势稍定再来接一晃三年,竟未能团聚韩翃思念心切,就以白绢囊诗,写了一首《章台柳》寄之诗云:“章台柳,章台柳,往日依依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亦应攀折他人手”柳复书,答诗《杨柳枝》云:“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为避兵祸,柳剪发毁形,寄居法灵寺但不久柳又遭番将沙吒利劫以归第,宠之专房及韩翃随侯希逸入觐京师乃知其事当时沙吒利新立战功,正备受唐代宗李豫宠信,韩翃一时也奈何不得后来还是侯希逸得知此事,为韩翃抱不平,上书朝廷,谴责沙吒利代宗还算公正,御笔亲批道:“沙吒利宜赐绢二千匹,柳氏却归韩”柳氏才得以重回韩翃怀抱后来此事被许尧佐写成传奇《柳氏传》(也叫《章台柳传》)广为流传

  络配图

  第二个是“破镜重圆”唐韦述《两京新记》卷三以及孟棨《本事诗·情感第一》中都讲述了这样的一件事:陈后主之妹乐昌公主“才色冠绝”,嫁给太子舍人徐德言为妻时当陈朝危机动荡,徐德言知道终有一天会国破家亡后夫妻失散,就对乐昌公主说:“以君之才容,国亡必入权豪之家,斯永绝矣偿情缘未断,犹冀相见,宜有以信之”于是把一铜镜分为两半,各拿一半作为日后联络之信物后来陈朝灭亡,乐昌公主果然被掳入豪门,成为杨素爱妾杨素对乐昌公主“宠嬖殊厚”,而徐德言却流离失所长途跋涉四处寻找妻子后来两人终于联络上,当乐昌公主看到徐德言在镜后题的:“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诗后“涕泣不食”杨素听乐昌公主讲述了这段事之经过后,“怆然改容”,于是忍痛割爱、成人之美,当即派人把徐德言找来,将乐昌公主交还给他,让他们夫妻团圆并“厚遗之”,“闻者无不感叹”后来乐昌公主与徐德言回到江南,恩爱到老

  最终无论是死于非命,或者天人两隔,还是相聚团圆,读书人的这种与被夺爱人的悲欢离合,都是不幸的乱世之中,绝无读书人幸福可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